再加上高素质人才及其家属调入等因素

2020-08-09 10:51

萧鸣政则认为,积分落户的评价指标主要包括评价的基础数据,包括年龄、职业、专业、业绩、地域、国籍、潜力指数、价值指数等,这些指标的加权大小主要考虑到落户、迁移、居住证人群的人口对于北京市发展的战略性和紧缺性,“也就是说符合北京战略发展的紧缺人才优先落户”。

如何科学调控首都人口的规模,科学地设计积分落户与迁落的评价指标体系是要素之一。按照《北京积分落户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市政府将根据年度人口调控情况,每年向社会公布落户分数线,市有关部门初步确定年度积分落户人员后要向社会公示。

北京实施居住证制度,工作居住证是否会取消停办?周继东表示,北京市的这两个证件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应该可以共存。周继东说,工作居住证是北京给予特殊人才的一种待遇,而居住证则具有普惠性质,两者并不存在替代关系。(记者 董鑫 彭小菲)

萧鸣政说,随着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落地,未来五年预计京籍新生儿年均增长近5.8万人,再加上高素质人才及其家属调入等因素,预计“十三五”期间京籍人口年均增长11万到13万人。

萧鸣政建议,可以鼓励北京合同制与尚未落户的高层次人才分期分批到津冀两地工作2-5年,依据其在当地贡献与时间,在落户北京方面进行一定幅度的加分,有条件的也可以在当地落户,既发挥北京高层次人才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作用,又在一定程度上疏解了首都的人口压力。

统计数据显示,近30年来,北京市常住人口年均增长4%,这个速度大大超过了城市管理水平,“增长的人口中,70%是外来人口。”市政协委员、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行政管理学系主任萧鸣政表示,北京市要达到“十三五”规划的人口控制目标,未来五年每年应把外来人口的增长数量控制在10万人以内。

周继东表示,从北京市的功能和中央对北京的要求以及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来看,北京的积分落户制度可能是全国最严的,“考虑到北京的人口疏解问题,中心区在政策上应该会比郊区更严格一些。”

符合在京连续缴纳7年社保等5项条件的人,将有望凭借学历等10项因素换算出的积分获得北京户口。“十二五”收官之年,《北京积分落户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终于问世,但积分落户的门槛有多高?市政协委员、北京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原党组书记周继东表示,北京的积分落户制度或将是全国最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