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便萌发了自己办所幼儿园

2020-06-12 14:05

黑潭村小学是巴州区最偏远的学校,地处海拔1600米的望乡台半山腰。10月9日上午,华西城市读本记者从城区出发,经过一个小时汽车的颠簸,又步行一个小时,终于到达黑潭村小学。周围草木茂盛,二层砖瓦房,掩映在葱郁的树林中,云遮雾绕,操场中央是一个锈迹斑斑的篮板。不是高高飘扬的国旗,很难找到这座袖珍学校。

她更加顽强地学习,付出了超常人的代价,通过四年的艰苦学习,2008年终于拿到了西华师大的专科毕业证。“那时儿子上学也需要钱,我考试也需要钱,反正家里很穷,但是都没有动摇我考大学的决心。”旁人很不理解,为当一个教师值得那样去拼吗?特别是当一名山村教师,没地位、没福利,不如多喂几头猪呢!她常常说,她要是能成为一名正式教师,她梦里都会笑醒的。她积极参加每一次教师招考,2014年终于被录用为正式教师,实现了她的梦想。她的唯一个儿子高考上线后,义无反顾地上了西华师范大学。

自从她办起幼儿园后,她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其中。家长们很是感谢这位好老师,常常送来时令蔬菜、鸡蛋、瓜果等,还撮合了一段姻缘。那时男方家里也穷,结婚时,是乡亲们共同出木料、劳力,无偿帮助她修了两间婚房。“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淳朴的山里乡邻,深深地感动了她。她决心把自己扎在这片养育她的热土地上,更加认真负责地办好自己的幼儿园。

杜秀兰说:“哪怕只有一个学生,我都乐意坚守,我儿子也想当老师呢!”从85年教幼儿园起,到今已三十个年头了,无数的孩子走出了大山,好多都记不起曾经有过这位“妈妈”了,用常人不可思量的毅力和信念,谱写了一曲大山深处山村女教师的赞歌。

2001年丈夫被癌症夺走了生命,十五年了,她孑然一人。“很多人都劝我改嫁,那时我才33岁,我总觉得是别人的拖累,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支持我的工作,所以我就独自一人带着孩子过了。”

到了1992年,幼儿教育也纳入了公办系统,学校考虑她是残疾人,不宜再私人办园了,便在村校设置了公办幼儿园。可孩子们在新学校读了一学期后,纷纷不去读了,强烈要求杜老师教他们。家长们更是自发地带上桌凳,领着孩子亲自送到杜老师家。在她的堂屋里,布置起一座简陋的幼儿园。学校公办幼儿园一个人也没去。是乡亲们的信任和爱戴再次感动了她,同时也改变了她的命运。第二期,学校报请主管部门,将她聘任为代课教师,从1993年起,她便载入了独柏小学代课教师的名册,她更加珍惜自己的工作,以校为家,在三尺讲台上辛勤耕耘。她曾经教三级复式长达三年(即幼儿园、一年级、二年级一人承包)。“人数最多时有31人,光是协调三个级别的学习任务和课堂纪律,就累得嗓子嘶哑,还要为孩子们做饭,忙得脚不沾地。”

杜秀兰老师,是历尽苦难之人。婚后六年都没有生育,那时她把每个学生都当成是自己的儿女,后来有了儿子,她更加珍爱身边的每个孩子。“我走人户都要包回来的瓜子、拉罐、糖果、饼干,娃儿很馋,有时要靠哄。”她还亲自开荒种菜,变换各种花样,让孩子们吃得更加营养、丰盛,留守的孩子们都回到了家的感觉。“你看嘛,这个案板上的南瓜和冬瓜都是我自己种的,这里离街道太远,买不到什么东西。”

自从她进入代课教师的行列后,看到别的教师都是专科、本科学历了,她感到自己落伍了,因为她懂得“教给学生一碗水,自己至少要有一桶水”的道理。便积极报名参加中师函授学习,2003年拿到了中师毕业证。后来国家出台了政策,有教师资格证书的代课教师,如果具备了大专文凭,便可报考正式教师。

杜秀兰老师迎了出来,一位完全失去右臂,空着长长袖筒的一位女教师就站在我面前。打过招呼她却不见了,我们到了教室,孩子们正在读书。全校只有4个孩子,两个一年级,两个幼儿园。我们上了楼,一个南瓜,一个冬瓜,一个电饭煲,一个电炒锅,一个教室改成的厨房,就是她和孩子吃饭的地方。

一所学校里里外外的事务都够他呛。在这个时候丈夫又患上癌症,晚上若回家还要起四、五里陡峭的山路,若不回家吧,丈夫需要她的照料;若留校吧,一个人的学校格外寂寞,黑灯瞎火,一个女人,不寒而栗。

杜秀兰在6岁时被摔断了右手,那时山村医疗条件太差,最终因严重感染,不得不切除了整个右臂。但她身残志坚,硬是不顾一切,走进了学校不怕嘲笑,不顾家庭的贫困,克服了残疾人的一切不便,从小学读到了初中、高中,怀着上大学的梦想,如饥似渴地学习。“我爸妈当时就是心疼我,想着我已经残疾了,就让我多读点书,我那时的梦想就是上大学”可惜那个时代残疾人是很难迈进大学校门的,一番奋斗后,又只好回到了贫穷的穷山沟,深感失落,但她想知识总是有用的,看到山沟里的孩子们整天东跑西窜,七、八岁的孩子也还没上学。她便萌发了自己办所幼儿园,让“野”孩子们都来上幼儿园,从小用知识武装他们,自己走不出这大山,可一定要让孩子们走出大山。1985年,她租了两间房子,办起了本乡最早的一个幼儿园,从此她便与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她既是园长,又是保育员,更是孩子们的妈妈,从此这深山沟里响起了琅琅的读书声,飘荡着天真的童谣……